邮箱登陆 移动门户 广东省司法厅 深圳市司法局微信 深圳市司法局微博 数据开放 留言数据分析 用户行为分析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交流>业务知识库>法律援助管理

深圳法援故事(第183期):对张某某犯诈骗罪提供法律援助案

来源:市法援处 日期:2019年10月10日 字号:[] 【内容纠错】

  【案情简介】

  张某某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犯罪,其一审阶段的辩护律师也给其作了无罪辩护,但是一审仍然判决其犯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九个月十四日。张某某对一审法院判决其犯诈骗罪的结果不服,提起了上诉。在上诉期间,判决刑期期满,张某某被取保。

  一审判决书摘录:被告人张某某于2015年9月2日在“某某生活平台”注册店铺为“某某人家”的店铺,在该店铺经营期间,被告人李某某、张某某在无真实交易的情况下进行虚假大额刷单,骗取平台补贴。被告人李某某刷单金额为100余万,被告人张某某刷单金额为15万元,已退款15万元。以上刷单可从“某某生活平台”获得交易字符串同50%返现。……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某以虚假交易骗取返现,数额较大,张某某的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受援人供述】

  张某某供述:“2015年9月,张某某朋友李某某(某天公司占股49%股东)经董事长陈某名同意后邀请张某某为某天公司在深圳市南山区大冲某某大厦40层、41层的办公区域进行装修,后来李某某、陈某名(某天公司占股51%股东)就介绍张某某成为某天公司的商户,并于2015年11月成为‘某某生活平台’宝安区的代理商。某天公司的运营模式是:商户进驻某天公司运营的‘某某生活平台’APP成为该平台的商户,客户下载‘某某生活平台’APP并注册后,即可通过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在‘某某生活平台’APP上向商户购物,客户的货款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进入某天公司,某天公司再通过‘某某生活平台’APP与商户结算。某天公司的结算方式是:客户通过‘某某生活平台’APP消费,某天收到客户购货款第7天,向商户支付总消费额的90%货款,剩余10%作为交易佣金由某天公司收取。客户向某天公司付款后十个工作日,客户可以在‘某某生活平台’APP上申请消费额50%的返现。鉴于某天公司的上述运营模式,所以张某某就在‘某某生活平台’APP上注册了‘某某人家’店铺。并向一些亲朋好友说明了‘某某生活平台’APP的推广优惠,建议亲朋好友在‘某某生活平台’APP上消费。2016年4-5月份某天公司出现了无法正常付货款、返现的情况,并拖欠了张某某五百多万的货款(包括某天公司装修费、代理商代理费、冻结的货款),经陈某名同意,将某天公司所有的一台黑色路虎越野车、黑色劳斯莱斯轿车给张某某的某软装工程有限公司,以冲抵拖欠张某某的500万货款,但这还不包括张某某2016年6月底-8月8号某某生活超市的一百多万货款。

  张某某在经营‘花语人家’之前以经营同时,一直开有实体店。其之前是在罗湖艺展中心里面开了一个名叫‘某卡侬’的实体店,2016年2月份,因为张某某成为‘某某生活平台’宝安区代理商,所以张某某就将实体店搬到宝安区运营,地址在固戍地铁站A出口旁边的万象新天地一楼临街的三个商铺,门口挂着‘某某花语人家’牌子和‘某某生活宝安运营中心’牌子。”

  【辩护意见】

  根据张某某的供述、公安机关收集的证据材料,辩护人向法庭发表发张某某无罪的辩护意见:

  “1、张某某主观上从无‘诈骗’故意。

  张某某在‘某某生活平台’APP上注册的‘某某人家’店铺,目的不是为了诈骗,而是为了更好地辅助自己经营线下实体店,其在注册‘某某人家’店铺前即已经营实体店多年。

  2、某天公司的两名股东陈某名(占股51%)、李某某(49%)对包括张某某在内的众商户的刷单行为是鼓励的,且某天公司未设置任何刷单限制。

  此意见已由张某某一审辩护律师在其辩护词中详细阐述,此处不再赘述。

  3、张某某如果进行‘诈骗’,其‘诈骗’的被害人(对象)只能是某天公司。

  (1)张某某在‘某某生活平台’APP上注册的‘某某人家’店铺的消费者,并未因张某某刷单行为遭受损失,‘某某人家’店铺的消费者不是张某某行为的被害人。

  (2)某天公司众多商户、消费者虽然是本案被害者,但是他们均未在张某某的‘某某人家’进行消费或刷单,张某某的行为与该等商户、消费者之间无任何关联,不能将该等商户、消费者认定为张某某行为的被害人。

  (3)张某某刷单目的,是为了从某天公司获取50%的货款返现,张某某的行为只能影响到某天公司。因此,如果张某某的行为属于‘诈骗’,那么‘诈骗’的被害人则只能是某天公司。

  4、但某天公司及其股东鼓励商户刷单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侵占包括张某某在内的众商户的货款。

  在本案案发后,张某某及其众商户才了解到,某天公司及其股东设置返现50%的运营模式,实际是为了套取商户及消费者的货款,在某天公司累积了巨额货款后,某天公司及其股东便以‘资金链’断裂为由不再向商户结算货款,从而使某天公司非法获利、并导致众商户的巨大损失。

  5、实际上,张某某并未从某天公司处‘诈骗’过钱财,反而被某天公司诈骗了钱财,某天公司及其股东才是本案的犯罪主体,张某某至今尚有1047638.72元货款未能收回,其也是本案中的被害人之一。

  时至今天,张某某虽然用某天公司所有的一台黑色路虎越野车、一台黑色劳斯莱斯轿车,冲抵了某天公司拖欠的500万货款,但是某天公司仍欠张某某1047638.72元货款未予结算(详见附件,包括:‘某某生活平台’欠张某某已经申请提现但至今未到帐的货款962800元、对账中货款475元、可提现但未提现货款84348.69元、分润15.03元,合计拖欠张某某货款1047638.72元)。

  辩护人认为:在一个诈骗犯罪案件中,不可能‘诈骗者’(张某某)损失上百万,而‘被诈骗者’(某天公司)却获利上百万。因此,本案中某天及其股东才是本案的犯罪主体,而张某某只是众多被害人之一。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错将某天公司这一施害人,认为是张某某行为的被害人,因此错误地将张某某认定为‘诈骗’犯罪的犯罪主体,从而导致了错误判决。请求二审法庭充分考虑辩护人上述意见,判决张某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以维护上诉人张某某的合法权益。”

  【二审结果】

  2019年5月13日,深圳中院通知承办律师领取了《刑事裁定书》,该裁定书载明:本院认为,原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撤销原判,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判。依照……之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深圳市某某区法院作出的某某号刑事判决;二、发回深圳市某某区法院重新审判。

  【案件点评】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张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诈骗罪?辩护人认为是不构成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通常认为,诈骗罪的基本构造为:行为人以不法所有为目的实施欺诈行为→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被害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失。

  本案中,张某某行为涉及的人员为“张某某注册的‘某某人家’客户”、“某天公司”,如果张某某存在诈骗行为,被害人则只有“张某某注册的‘某某人家’客户”和“某天公司”。

  但是,“张某某注册的‘某某人家’客户”在本案中均未被张某某诈骗任何财物,甚至在张某某的帮助下,赚取了某天公司的50%返利。而“某天公司”的损失——向客户返利50%造成的损失,也是其为了推广经营,由其两大股东“李某某”、“陈某名”授意张某某进行的。因此,“张某某注册的‘某某人家’客户”并无任何财物损失,“某天公司”的损失系其为推广经营而作的推广方案,张某某并未诈骗任何人的财物,不应当认定张某某行为构成诈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