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陆 移动门户 广东省司法厅 深圳市司法局微信 深圳市司法局微博 数据开放 留言数据分析 用户行为分析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交流>业务知识库>法律援助管理

深圳法援故事(第186期):陈某某追索工资及医疗补助案

来源:市法援处 日期:2019年11月07日 字号:[] 【内容纠错】

  【案情简介】

  深圳的东湖风景优美,这里是供港水源地,这里有幽静的环境,无可挑剔的景色,地处深圳著名的东湖水库风景区的DH宾馆,从建立至今一直都备受深圳人民喜爱。无论是这里的中餐厅还是西餐厅,都在大众点评的罗湖区美食首位,这里居住环境也是无可挑剔,是绝佳的会议选择地,老深圳人几乎都来过这里。陈某某从2010年开始就来这里工作,在这里工作十几年,陆续签订过几次合同,最后一份合同签订时间是2014年12月26日至2017年12月31日,工资是2600元。陈某某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和特区差不多时间成立的宾馆,居然有一天说关门就关门,让自己养老也没有了指望。2018年7月,因环保意识提高,该水库周边划入水源保护区,经营了三十年的宾馆被政府一纸处罚通知责令关闭,并作出了行政处罚。因为政府处罚通知下来,宾馆召开员工全员大会,领导会上保证停业不停工,照常上班支付工资,但这口头的保证并没有兑现。很快,即便来了宾馆也没法工作,同时贴出了书面的公告,通知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

  突然没有工作,对面临靠着这份仅有的工作养家糊口的大部分员工来说都是当头一击。欠着近期的工资还没发呢,这总该给的吧,而领导的回复更是让大家觉得没着落,领导得到的消息是等政府处理后再说,看还有没有钱发工资。这下让员工都着急了,于是大家伙商量好,准备好可能需要的材料,同事们约了陈某某一起到劳动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决定集体仲裁,但仲裁委窗口立案的工作人员给陈某某建议单独申请,她去找法律援助律师咨询后才知道,自己和其他员工的情况不一样,她的请求和其他同事并不一致,只能单独申请。而不同的地方缘于她在离职前查出了癌症,2017年7月,陈某某被查处罹患宫颈癌,先后两次住院手术及化疗,第二次出院后虽然病情尚且稳定,但仍需要继续完成剩下的放疗及对症治疗,且需要定期复查随诊。如何才能和其他同事一样维权,而自己会不会因为身患癌症获得医疗补助呢?在窗口工作人员的指导下,陈某某向深圳市法律援助处申请援助。2018年8月,深圳市法律援助处指派广东深田律师事务所杨叶律师作为其法律援助律师,开始介入此案。杨叶律师接受指派后,约见了陈某某。DH宾馆对于办案律师同样印象深刻,当年的婚礼就是在DH宾馆的西餐厅游泳池旁举办,遗憾造化弄人,如此风景的DH宾馆会终究走到这一天,为此更是详细询问申请人案情,过细查看证据,同时还询问了陈某某的其他同事,多方位了解情况。这些虽然以前一起共事,都有职位高低之分的同事,当下却没有了分别,共患难的这段日子都能互相帮衬着。

  一轮询问和证据研究后,办案律师发现实际上最后一份劳动合同的日期早过去很久了,也就是近一年内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于是建议其要求一个未签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而第一次申请陈某某遗漏了这个诉求,于是当即告知陈某某可以再另行提起一个申请,要求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两倍工资,宾馆的其他同事为此也着手去理清自己的申请是否可以再追加一个申请。由于看到案件时案件的举证期已经过,因此只能另行立案,该案最终形成了两个仲裁案号,仲裁员原本是建议一起开庭来处理,但第一次开庭时被申请人律师未授权,没法两案合并审理,不得不另外安排时间开庭另一个案件,因此两个案件分别开庭,获得两份裁决。

  此案核心问题如下:1.陈某某的劳动合同期限到底是哪个区段,应计算为几年?劳动合同是否有签订?2.陈某某的工资金额应为多少,医疗期工资是否足额支付?3.用工方是否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是否应该支付经济补偿金?4.陈某某患病是否可以给予医疗补助,应给付多少补助金?

  杨叶律师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三)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第四十七条:“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因此申请人在被申请人处工作至今7年,申请人以应发工资每月人民币2600元为基数计算,2600×7×2=36400元,因此申请人诉求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为36400元。

  开庭过程中,双方争议的焦点也在工作期限和工资金额上,并分别举证,被申请人最后认可了申请人提交的工资流水,但不确认申请人提交的工资构成单,因为认为该工资单上没有公章。对申请人而言,能拿到工资单就很不错了,要盖公章十分困难。

  另一个争议重点在医疗补助费,申请人诉求了十二个月的医疗补助费。依据是原劳动部《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六条规定:“劳动者患病或非因公负伤,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而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按其在本单位的工作年限,每满一年发给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同时还应发给不低于六个月工资的医疗补助费。患重病和绝症的还应增加医疗补助费,患重病的增加部分不低于医疗补助费的百分之五十,患绝症的不低于医疗补助费的百分之百。”虽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于2017年11月24日发布《关于第五批宣布失效和废止文件的通知》,宣布上述办法予以废止,但申请人是2017年7月查出罹患宫颈癌,当时该办法仍在执行。故根据该办法,因申请人身患重病,被申请人应发给医疗补助费并增加医疗补助费至12个月工资。因此,则以每月月工资2600计算,2600×12=31200元,由此得出,被申请人应支付申请人医疗补助费人民币31200元。

  另外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书面劳动合同在2017年12月31日终止,但之后未再签订劳动合同,直至被申请人于2018年7月向申请人发出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被申请人也仅为申请人缴纳到2018年7月的社保。按照月工资2600元为计算基数,5个月15天的未签劳动合同时间,2600×5.5=14300元,因此申请人诉求的二倍工资差额为人民币14300元。

  【案件点评】

  本案是较复杂且存在争议的劳动争议案件,案件中的焦点问题较多,要全面分析综合考虑,还要仔细理清所有诉求,在前期能结合现有证据,客观地为申请人分析风险,最终才能使得申请人得到满意的结果。

  首先就未签劳动合同的诉求再次提出申请的情况来分析:即便是案件拿到手中也不是一眼就看出申请人遗漏的诉求,而是在分析证据,核对所有合同期限的时候才发现问题所在。作为劳动者原本就是弱势群体,法律意识不强,更是意识不到合同到期需要续签的事情,到了仲裁的时候往往只是想要拿到工资或者经济补偿而已,却忽略的合同的签订。另外仲裁还需要注重的就是举证期,超过举证期不能补充增加诉求,只能另行提交一个仲裁申请。刚开始的时候申请人觉得太麻烦,也尝试了和仲裁员沟通,但仲裁规则严格,不能破例,所以尽快提交申请还能合并审理,其实也是同样达到目的了。只是被申请人如果同意的情况下是可以合并审理,节省司法资源的,但该案的被申请人代理人由于无授权而拒绝了,所以不得已才另外又安排了一次开庭。

  其次要从缺失的证据中理顺工作期限是本案的复杂之处,因为申请人虽然2010年开始就在被申请人处工作,但社保并不连续,于是也是核对了许久,又翻出曾经的劳动合同来核对工作期限,被申请人当然也提交了入职登记表等文件进行核对,虽然花费了些功夫,但好在双方对事实确认一致。

  本案的要点在与“医疗补助费”是否可以支付,虽然2017年废止了《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但实际上相关规定还可见于其他文件,因此本案的裁决依据则是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劳动争议仲裁与诉讼衔接若干意见》第十一条的规定,申请人患癌症,属于重症,被申请人现解除其劳动合同,应按规定支付不低于六个月工资的医疗补助费。因此最后为申请人争取到了六个月工资的医疗补助费156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