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陆 移动门户 广东省司法厅 深圳市司法局微信 深圳市司法局微博 数据开放 留言数据分析 用户行为分析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交流>业务知识库>法律援助管理

深圳法援故事(第191期):龙某某追索劳动报酬案

来源:市司法局 日期:2020年01月08日 字号:[] 【内容纠错】

  【案情简介】

  龙某某于2016年8月15日入职某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称“该互联网公司”),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2018年1月19日因该互联网公司拖欠劳动报酬而被迫离职,龙某某提起了劳动仲裁,该案经调解结案。后经双方协商,龙某某又于2018年1月20日重新入职该互联网公司,担任UI设计师,月固定工资为10000元,由固定标准工资6000元加绩效考核工资4000元构成,约定每月15日由该互联网公司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发放上月工资,但并未重新签订书面劳动合同,龙某某于2018年7月13日再次从该互联网公司离职。

  龙某某于2019年3月25日申请劳动仲裁,要求该互联网公司支付2018年5月1日至2018年7月15日正常工作时间工资23337.5元;支付2018年2月20日至2018年7月15日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45119元。并就此劳动仲裁事项向广东省深圳市法律援助处(以下称“深圳市法律援助处”)申请法律援助,深圳市法律援助处于2019年3月28日指派广东诚公律师事务所贺敬律师担任其在劳动仲裁阶段的代理人。贺敬律师接到深圳市法律援助处指派通知书后,及时办理了委托手续,约见了龙某某,向其了解案件的相关情况,并向其核对了相关证据材料。

  贺敬律师认为,纵观全案,龙某某虽不能提供新的劳动合同以证明劳动关系的存在,但其能够提供离职证明,离职证明中明确写明龙某某于2018年1月20日至2018年7月13日期间系该互联网公司的员工,且离职证明加盖了公司公章,是证明龙某某于该互联网公司存在合法有效劳动关系的强有力证据,证明存在合法有效的劳动关系是其他诉求的基础,有了这一前提,对其诉求的正常工作时间工资是极为有利的证据。就龙某某提出的第一项诉求,即要求支付2018年5月1日至2018年7月15日正常工作时间工资23337.5元,在证明存在合法有效的劳动关系的前提下,还需要证明其工资标准及诉求工资对应的工作期间确未收到公司支付的劳动报酬,为此,贺敬律师建议龙某某提供了近一年的银行流水及工资核算表等证据材料,因为工资多通过公司公账转出,大部分公司会对发放的员工工资附上备注,通过近一年的银行流水,可以确定公司每月发放工资的时间、员工的工资标准以及已发放工资的截至月份。本案的难点在于追索2018年2月20日至2018年7月15日未签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虽据龙某某诉称,其于2018年1月19日在该互联网公司离职,又于2018年1月20日重新入职该互联网公司,但并不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上述事实,结合贺敬律师向龙某某了解到的情况,2018年1月19日其于该互联网公司离职时,提出了劳动仲裁,但经查询该案的结案文书,双方当时达成调解,但并未显示龙某某已于2018年1月19日离职,且因第一次离职与第二次入职之间间隔时间太短,无法通过社保、银行流水等加以佐证,而另一项有利证据离职证明中显示的入职时间为2016年8月15日,离职时间为2018年7月13日,如果提交这项证据用以证明合法有效劳动关系的存在,那么也是对该项证据中确定的入职时间及离职时间加以确认。因此,综合现有证据及以往经验,选择提交现有证据以证明合法有效的劳动关系,来获得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是本案的最优方案。

  本案于2019年6月17日在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开庭,庭审中,该互联网公司作为被申请人,并未到庭参加庭审,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称“仲裁委”)依法缺席审理,仲裁员在询问完当事人基本情况后,要求诉讼代理人贺敬律师对申请人即龙某某的诉求进行举证,贺敬律师根据提前准备好的举证方案向仲裁委发表了代理意见,在充分了解案件情况并核实完相关证据材料后,仲裁委于2019年7月5日依法作出仲裁裁决,并向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送达了仲裁裁决书。仲裁裁决书中关于相关案情的陈述主要分为三点,第一点是关于劳动关系,仲裁委认为申请人主张的事实提交了2016年8月15日签订的劳动合同、银行流水以及离职证明为证,其中,劳动合同显示,合同期限为2016年8月15日起至2019年8月14日止。离职证明显示,申请人入职时间为2016年8月15日,离职时间为2018年7月13日,落款处加盖了被申请人的公章。被申请人经仲裁委依法送达开庭通知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庭审,仲裁委视为其放弃对本案提出抗辩的权利。申请人提交的上述证据均有原件核对,仲裁委予以采信,上述证据足以证明双方具有劳动关系,仲裁委依法认定申请人入职时间为2016年8月15日,离职时间为2018年7月13日以及工资标准为10000元/月。第二点是关于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仲裁委经查,申请人曾于2018年1月23日向仲裁委提起劳动仲裁,要求被申请人支付2017年11月1日至2018年1月19日的工资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后该案于2018年3月15日开庭审理,并于2018年3月16日双方达成调解,由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7年11月1日至2018年1月19日的工资23914.72元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14834.46元。申请人据此主张2018年1月19日离职,2018年1月20日又重新入职被申请人。但从该案调解书可见,双方并未明确2018年1月19日解除劳动关系,无法证明申请人存在2018年1月19日离职、2018年1月20日又重新入职被申请人的事实,且其未提交其他有效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其次,按申请人的主张,2018年1月19日其从被申请人处离职,2018年1月20日又重新被申请人,实际工龄并未中断,双方劳动关系仍处于持续状态;再次,从离职证明可见,被申请人在其上载明申请人的入职时间为2016年8月15日,离职时间为2018年7月13日,由此可见实际上2016年8月15日至2018年7月13日期间双方劳动关系未中断。故,对申请人有关2018年1月19日离职、2018年1月20日又重新入职被申请人的主张不予采信。因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包含在2016年8月15日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内,在双方已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情形下,申请人再要求被申请人支付2018年2月20日至2018年7月15日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第三点是关于拖欠工资,申请人主张,其最后上班至2018年7月13日,但被申请人仅支付申请人工资至2018年4月,要求其补发2018年5月1日至2018年7月15日的工资。仲裁委认为,劳动者向用人单位提供劳动,用人单位应当足额向劳动者支付劳动报酬。本案中,被申请人未足额支付申请人劳动报酬,依法应当予以补发。申请人离职时间2018年7月13日,其诉请2018年7月14日至7月15日的工资无依据,仲裁委不予支持,则被申请人应支付申请人2018年5月1日至2018年7月13日期间的工资合计24597.7元。现申请人仅要求被申请人支付23337.5元,属其对自身权利的自由处分,于法不悖,予以准许。即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8年5月1日至2018年7月13日期间的工资合计23337.5元。

  【案件点评】

  本案作为劳动争议案件的特点及难点在于,劳动者第一次从用人单位离职后未和用人单位重新签订新的书面劳动合同并继续与原用人单位保留劳动关系,在此基础上,提起劳动仲裁时主张未签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于法无据。在实际工作中,用人单位及劳动者均应重视劳动合同的效力,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劳动合同作为劳动关系建立的基础,是用人单位的法定职责,也是劳动者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重要依据,对于重新建立劳动关系的,不论是与新的用人单位还是与之前的用人单位,均应重新签订新的书面劳动合同。

  作为劳动者而言,应该重视社保的作用,在劳动仲裁中,在无法提供书面劳动合同的前提下,社保缴费清单同样可以作为证明劳动关系存在的有力证据。其次,劳动者在从用人单位离职时,最好能保留书面的离职证明,离职证明中应当注明入职时间、离职时间、原有岗位等,并加盖用人单位公章,这样在劳动仲裁中,对于佐证合法有效的劳动关系的存在,以及对入职时间、离职时间的认定均是有力的证据。